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专访|菲利普?加莱尔:从《眼泪之盐》到电影之“盐”
发布日期:2020-08-21 04:34   来源:未知   阅读:

特约撰稿人 Muyan

序:“在心脏位置的摄影机”

菲利普?加莱尔

由固定班底合作完成的《眼泪之盐》(Le Sel des larmes)是菲利普?加莱尔(Philippe Garrel,下文简写作PG)的最新电影,让-克洛德?卡里埃尔(Jean-Claude Carrière)与阿莱特?郎格曼(Arlette Langmann)作为联合编剧,雷纳托?伯尔塔(Renato Berta)美妙绝伦的胶片黑白摄影佐以让-路易?奥贝尔(Jean-Louis Aubert)间奏且抒情的音乐,都使得这部典型的加莱尔作品一如惯常地令人赏心悦目。年初参赛柏林电影节并展映于上海电影节的新作延续了导演的一贯主题,从外省到巴黎学习高级木器细工的吕克(Luc)的情感“历险”;也略有变奏,影片骤结于父亲离世,“父亲”也成为一个潜在的主角与核心。法语标题中的眼泪为复数,这其中当然有情感迷宫怅惘之泪,亦有念父遗憾悔恨之泪。

《眼泪之盐》海报

访谈致力于梳理加莱尔至今愈五十年的电影生涯,以便理解电影之“盐”是如何构成的:这当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而集中于经历、理念和方法:生活经历之于创作、电影理念之于生活、创作方法之于实践。加莱尔是一个纯粹且绝对的(欧洲)艺术家和完全的新浪潮主义者。浪漫主义贯彻了他的全部创作,从极致走到包容、从绝望走向开放,也因为如此,他的电影不再是现实主义也不是自然主义的,或者说日常的现实主义让位于带着浪漫视角的幻想现实主义,连绝望,都带着几分奇妙的美,诗意也成了获取真实的过滤器。

可以将加莱尔的电影生涯分为三段:从处女作至《起源之蓝》(Le Bleu des origines,1979)的孤独实验/地下时期,可以抽象概括成主要拍摄“脸”,表像多于表意;自《秘密的孩子》到《炎夏》则是在电影工业内跌跌撞撞、有成有败,主要拍摄“人物”,抒情大于叙述;而从《嫉妒》至今可被视作第二阶段的演进,主题变成简笔描绘隐藏在男性画像下的女性肖像,镜头对准的是“身体”,也是通过身体,他找到了意与像的结合、抒情与叙事的平衡。如何由自我、纯粹甚至自私的创作冲动出发,及至以独特自我风格拥抱整个“世界”,完成美学(电影作为艺术)和经济(电影之为工业)的平衡却保持独立,加莱尔是一个完美的范例。

1. 极度孤独(Les Hautes Solitudes)

PG:我觉得电影界或者电影工业真正开始认可我,是始于《固定情人》(Les amants réguliers,2005),因为它一下子在不同的电影节或者机构获得了四五个奖,在此之前,一直都是一小部分的人喜欢和欣赏我的电影。最早期的作品主要是在亨利?朗格卢瓦(Henri Langlois)的支持下在不限于法国电影资料馆(La Cinémathèque Fran?aise)的欧洲资料馆体系内循环放映,或者大学,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后来,只是到了,到了……

《秘密的孩子》海报

  • Power by DedeCms